痴心女子负心汉指什么(痴情女子负心汉的典故)

痴心女子负心汉,秋胡戏妻令人叹


诗歌是我国传统文化中最璀璨的明珠,人们通过运用高度凝练的语言词语,按照一定的节奏韵律,结合音乐,从而表现现实生活,抒发心理情感和精神追求,借以抒情言志,几千年来一直贯穿着历史长河,伴随着国人的喜怒哀乐。

诗歌是诗和歌的统称,其中不合乐的称为诗,合乐的称为歌,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诞生,是人们在生活中不断凝练的语言结晶。诗歌最初在民间广为传唱,春秋时期孔子系统整理出了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,包含贵族乐歌和民间歌谣,从此成为诗歌圭臬,被奉为儒家经典。

《诗经》之后,虽然有《楚辞》承袭,不过偏重于楚地的地方文化。真正全面表现和汇集全国各地诗歌文化的第二次高潮,是汉武帝时期汇编的《乐府诗》,汉武帝为之专门成立“乐府”官署,负责采集民间歌谣或文人诗歌,汉代叫做《歌诗》,魏晋时始称《乐府》或《汉乐府》。

汉乐府的一大改变是,开创了诗歌现实主义的新风,并且由杂言趋向五言,采用叙事手法,刻画人物细致入微,创造人物性格鲜明,故事情节较为完整,开拓了叙事诗发展成熟的新阶段。汉乐府中又多以女性题材为主,其中最为著名的叙事诗《孔雀东南飞》《木兰诗》,被合称“乐府双璧”

除了以上两篇,还有不少经典名篇,比如《陌上桑》、《长歌行》、《上邪》、《十五从军行》等等。然而,由于朝代更迭,战火兵燹,历代传抄,散乱佚失,使得许多乐府诗歌就此流失,后人无法得窥全貌,比如《汉乐府·相和歌·清调六曲》中的第六曲《秋胡行》就是其中之一。

不过,汉代文学家刘向在《列女传·节义传·鲁秋洁妇》中记述了《秋胡行》的故事,描绘了春秋战国时期一位美貌刚烈的女子,被丈夫调戏,于是怒而投河自尽的事迹,从此千古扬名,成为古代贞烈女子的化身,被历代诗人咏叹歌颂。故事本身非常生动感人,下面我们就来简单介绍一下。

《列女传》记载,秋胡是鲁国人,妻子被称为“洁妇”(贞洁之妇),秋胡娶妻五天,就去陈国谋官,五年未归。五年后秋胡官至卿大夫,便回乡省亲。结果还没到家,看到村边一个女子在树上采桑,模样非常美丽,于是秋胡便下车去搭讪。秋胡说:“若曝采桑,吾行道,愿托桑荫下,下赍休焉”,意思是这么热的天采桑叶不累啊?我路过,正好有食物,你下来一起休息一会儿。洁妇没有理他继续采桑,秋胡继续引诱道:“听说卖力气耕田不如遇上丰年,费力采桑不如遇上国卿高官。我有金子,愿意赠送给夫人您。”

洁妇回答道:“嘻!夫采桑力作,纺绩织纴,以供衣食,奉二亲,养夫子。吾不愿金,所愿卿无有外意,妾亦无淫泆之志,收子之赍与笥金。”意思是,我靠我自己的努力去供养亲人和子女衣食,我不稀罕金子,希望大人没有其他想法,我也没有做荡妇的心思,请您收起您的食物和金子。洁妇的回答义正言辞,有礼有节,拒绝了秋胡的无理要求。(联想到当今社会,太多的女子为了金钱出卖灵魂和肉体,小三出轨司空见惯,有些明星权贵污秽不堪,还大言不惭,甚至有的大学生为了一个手机就裸贷,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!)

于是秋胡的诱引没有得逞,便回家,把金子交给母亲,让人叫妻子回家。结果一看妻子就是美丽的采桑女,秋胡羞愧不堪。其妻子愤怒地数落他:“子束发修身,辞亲往仕,五年乃还,当所悦驰骤,扬尘疾至。今也乃悦路傍妇人,下子之装,以金予之,是忘母也。忘母不孝,好色淫泆,是污行也,污行不义。夫事亲不孝,则事君不忠。处家不义,则治官不理。孝义并亡,必不遂矣。妾不忍见,子改娶矣,妾亦不嫁。

洁妇指责秋胡:“你五年未归,不赡养老人,如今回来应该归心似箭,取悦父母,结果却在路上取悦一个妇人,把金子给她,这是忘母不孝;好色淫逸,这是不义;既然能不孝忘母,那么自然可能对国君不忠;见色忘义,自然不能公平处理政务。你这样的人就是丧失道德操守的小人,我是没脸见你了,你把我休了吧,我再也不嫁人了!”

作为当时男权制度下的一个家庭妇女,洁妇的这番话,深明大义,并且条理清楚,逻辑严密,丝毫没有夸大的感觉。如今生活中,很多贪官,就其初衷,也许满怀志向,有的还是满腹经纶渡洋海龟,准备大有作为。然而一旦大权在手,便开始腐化堕落,往往从满足自己的小私欲开始,或金钱,或美女,一步步迈向深渊,从而官商勾结,道德败坏,以权谋私,祸国殃民。因而洁妇的道理浅显而直白,从一个人的小事行为可以得出其人的人品和操守,可谓“一叶知秋”乎!

然而秋胡戏妻的结果却是,洁妇“遂去而东走,投河而死”,洁妇不愿意和秋胡一起生活,然而又无法抗拒当时的婚姻制度,于是便投河自尽,给自己留下清白之躯。洁妇的贞烈令人钦佩,然其自尽令人哀怨,因而被刘向列入《列女传》,千古颂扬,并且《秋胡行》也被谱成曲子,成为汉乐府诗歌的一种体裁,后代文人墨客有众多诗词绘画传世,并且秋胡戏妻被编为戏曲曲目广为传唱。

《秋胡行》的乐府诗词题材有两类,一类是和秋胡戏妻故事无关,纯粹采用曲调进行创作的诗歌,诸如曹操、曹丕、曹植的游仙诗,嵇康、陆机、谢惠连等玄学诗等。当然更多的是另一类,用崇敬赞美之情咏叹秋胡妻,历朝历代皆有诗词传世,诸如晋代傅玄、刘宋颜延之等均有此作,唐代大诗人李白更是赞叹道:“愿学秋胡妇,贞心比古松”等等。

而宋代诗人苏轼则从另一角度调侃秋胡,在《雷州八首》中有:“可怜秋胡子,不遇卓文君”,因为卓文君是以私奔著名,秋胡子以爱情不专传世,于是苏轼想,正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,二人遇上,大概会各得其所吧。用苏轼的诗句形容当世流俗,大概极为恰当。

2021/5/6榆木斋

文章来自互联网,只做分享使用。发布者:趣丁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udinghao.com/n/3515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-01-23 12:45
下一篇 2022-01-23 14:15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