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黄粱美梦的故事写的什么(黄粱一梦的故事简介)

唐开元七年,有一个叫吕翁的道士,因为曾得神仙道术而云游四海普度黎民苍生。

一日吕翁游历至邯郸县境,在一旅店打尖,吕翁摘帽卸下肩袋倚靠着坐下休息。不大会儿看到一个年轻人路过旅店,这个年轻人叫卢生。一身短衣打扮,骑着一头小毛驴儿,这是要去田地干活。卢生因口渴而入店内,恰好坐在吕翁桌旁。和吕翁打了招呼,攀谈起来,相言甚欢。

谈的久了,这卢生看了下自己浑身的破衣烂衫,不禁打了个叹声,对吕翁说道:“大丈夫生不逢时,导致如此穷困潦倒!”吕翁笑而言道:“看你这身体,强健无病,博学多闻任君谈笑风生,正是人生得意之境,却说生不逢时,这是为什么呢?”卢生抖着衣衫说道:“似我如此处境,如同苟活,哪有什么得意之境?大师莫取笑于我!”吕翁笑言:“你这样不是得意之境,哪你觉得如何才是称心如意呀?”卢生答道:“大丈夫生于世间,当建不世之功,出将入相,列鼎封候。锦衣玉食,听仙乐看妙舞。让家族日盛而富贵,这样才是真正的得意之境啊!想我卢生,自幼饱读诗书,立志求学,娴熟六艺,自以为高官厚禄俯拾即是。如今已到壮年,依然伏于耕田,藏与山林,不是穷困潦倒,又如何解释?”说完,突觉困意上涌,昏昏欲睡。这时候旅店老板正开始蒸制黄粱做食待客。吕翁随手从所带行囊内,掏出一个枕头递给卢生:“你枕着我的枕头睡一睡,可以令你遂平生之志。”

吕翁所递之枕,青花雕瓷,两端带孔,甚稀奇。卢生接过垂首就枕,突然发现枕窍渐渐变大,如同一门,别有洞天。卢生起身入内,抬头看时,身在家门口,于是进家安歇。

数月后,卢生娶清河县财主之女崔氏,崔氏貌美,陪嫁品丰厚,卢生大喜。因此换了短衣布衫,身着绫罗绸缎,如富家状。第二年,卢生京师赴考,科举考试得中进士,任秘书郎一职。后奉皇帝之命,去渭南当县尉,执掌一县军事。因军事严明,不久升迁为监察御史,主管纠察百官过失。因功又转升中书令兼知府印。三载勤勉,又被外派掌管同州,随后又去陕地任州牧。做了一州的军政大员,因卢生起身于农耕之处,因此精善水利工程建设,于是下令在陕西凿人工河八十里,以渡水利田,互通有无。百姓皆称德相庆,立碑纪念。因卢生对水利工程的熟识,又被调到汴州做长官,兼任河南道采访使,升任京兆尹。这一年,神武皇帝正和戎狄作战,以开疆辟地,扫荡八荒。谁知遇上吐蕃一部反攻设计,王节度使被杀,震惊朝野。皇帝因思将帅之才,于是诏令卢生任御史中丞,兼河西节度使。卢生为首,大破戎狄,斩敌七千,拓地千里。为防敌犯,特筑城三座于咽喉要道以固疆土。边疆黎民因卢生之功,立石于居延山脚留念称赞。

卢生归朝被册封功勋,皇恩浩荡,礼待极厚。因军功转升至吏部侍郎,后又任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,一时声名鹊起,德高望重,众官都祥和一致,一派其乐融融。不料卢生之功,被当时宰相所忌恨,于是放出谣言蜚语中伤卢生。卢生被贬为刺史。三年后被征为常侍,与肖中令、侍中,共掌朝政大权。卢生尽心尽责十余年,被称贤相。不料又遭同僚相害,被诬与边疆众将勾结,意图不轨。皇帝下令逮捕卢生入狱。府吏带兵入府捉拿卢生。卢生惊惧,恐性命难保。就和妻子崔氏说道:“我家山东,有良田五顷,足以度日。何苦求功建业啊?今事已至此,方知身穿布衣,骑驴行邯郸路途,不可复得!”说罢引剑自刎。其妻崔氏急忙拉住卢生,救了他一命。

牵连此案的很多人都被杀掉了。只有卢生因宦官力保而免祸,被发配流放。过了几年,皇帝查明真相,知卢生受冤,下令召会,复中书令,封燕国公。恩遇极厚。

卢生后生五子,皆有良才,姻亲都是天下名门望族,一时间位高权重,无人能望其项背。遂平卢生平生之志。

五十余年之后,卢生渐衰老,数次上表告老还乡。帝执意不肯。不久,卢生病毙。

卢生欠身而醒。见自己身在旅店,吕翁坐于身畔,店家黄粱还没蒸熟,周围所见依然如故。卢生急忙问吕翁:“这难道是梦吗?”吕翁笑道:“你所谓人生得意之境,如同此梦啊。”卢生思虑良久,拜谢吕翁道:“人之宠辱之道,穷达之运,得丧之理,死生之情,由此一梦尽知矣。这是吕翁教导我的用意啊。深受其教!”言罢,拜谢而去。

这就是黄粱一梦的由来。

文章来自互联网,只做分享使用。发布者:趣丁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udinghao.com/n/11901.html